红辉小说馆>仙侠>巢曦 > 月亮
    时间的cHa0水推着她们向前,几乎是转眼,陈雪安来到K中第一年的生活就要结束了。

    「大家好,我们是流星乐团。」

    「我们要表演的曲目是张悬的《如何》」

    办在暑假里的盛大热音社联合成发里,陈雪安站在舞台上面,池曦韩隐藏在舞台下黑压压的人群中,眼神紧紧跟随者陈雪安。

    陈雪安今天穿着一件黑sE吊带,手上戴着黑sE袖套,化妆品修饰过的她b平日更加耀眼。她坐在一张椅子上抱着把吉他,灯光一簇簇的打在她和团员身上,她笑着向台下人打招呼,笑容明媚,像是加了蜂蜜的栗子蛋糕,池曦韩回想起之前她见过相似的笑容,在天台那一晚。

    陈雪安这次特别跟乐团的其他人商量加上自己的吉他演奏。

    「你要如何原谅彼时此时的愚蠢如何原谅奋力过但无声……」

    「你要如何原谅时光遗失的过程要如何才能容忍它发生……」

    寂寥的音乐声响起,像海浪般一遍遍地席卷着,将所有人卷进去,卷进那五线谱造出的世界。陈雪安的声音似乎从很远的地方传来,悠长而深远,轻轻拨动着人们的心弦。

    许是灯光太强的缘故,陈雪安看不清台下的人们,她只是唱着,陷在情绪的浪cHa0中。

    在跨年夜的那场对视里,池曦韩用眼神安静地表完了一场盛大的白。陈雪安知道了,却没有回应,或者说她不敢回应。

    时间的cHa0水推着她们向前,几乎是转眼,陈雪安来到K中第一年的生活就要结束了。

    「大家好,我们是流星乐团。」

    「我们要表演的曲目是张悬的《如何》」

    办在暑假里的盛大热音社联合成发里,陈雪安站在舞台上面,池曦韩隐藏在舞台下黑压压的人群中,眼神紧紧跟随者陈雪安。

    陈雪安今天穿着一件黑sE吊带,手上戴着黑sE袖套,化妆品修饰过的她b平日更加耀眼。她坐在一张椅子上抱着把吉他,灯光一簇簇的打在她和团员身上,她笑着向台下人打招呼,笑容明媚,像是加了蜂蜜的栗子蛋糕,池曦韩回想起之前她见过相似的笑容,在天台那一晚。

    陈雪安这次特别跟乐团的其他人商量加上自己的吉他演奏。

    「你要如何原谅彼时此时的愚蠢如何原谅奋力过但无声……」

    「你要如何原谅时光遗失的过程要如何才能容忍它发生……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