雷英雄今天和张洄淮吵起来还是因为问心,雷英雄兴冲冲地告诉了雷坚白,问心很想练武的事。两父子商议出问心的练武计划,他回头告诉洄淮,洄淮却狠狠泼冷水:“小姐知道会恨你的。”

    问什么理由,洄淮又不说。雷英雄就毛了,你小子还真拿自己当根葱吗?

    雷坚白平紫微嘴上说得凶狠,却很护犊子,张洄淮没有权利限制雷英雄,只能面无表情地跟着雷英雄,盯得雷英雄心里发毛。雷英雄心里也知道,爹娘不会真扒他的皮,顶多唠叨几句,他再不成器也是爹娘的大宝贝。

    雷英雄今天必须得给这个剑侍一点颜sE看看不可,可是张洄淮不是好捏的软柿子,他吵不过人家,就拿出身和地位压他。所以他说了什么来着,是不是说人家父母来着……

    “你那对倒霉蛋父母早不在世了,你老张家就剩你一个,所以不指望你懂家人之间的苦心!你别管我们家人的闲事!”

    “再说了,你taMadE也就是个下人,祖祖辈辈都没练过武,能让你出身这么下贱的人和我称兄道弟,已经很给你面子了,你还敢管我,你想上天吗?”

    雷英雄回忆起来,洄淮当时气得嘴唇发抖,脸都白了,但是他的本意只想压过他,所以才胡言乱语起来。雷英雄心虚地缩了缩脖子:“洄淮,我错了。”

    张洄淮冷笑一声,根本不搭理他。

    桌子上的问心有了动静,嘴里嘀嘀咕咕地说话,雷英雄又附耳去听,张洄淮推开他的大头,m0了m0问心滚烫的脸颊:“赶紧送小姐回去吧,酒醉后容易生病。明日你我一同去领罚。”

    问心到了张洄淮背上,还有话要说。她小声嘀咕着些醉话,张洄淮听得清一些,却不预备转述给雷英雄。小姐身边的人确实带坏了她,教了她很多y词浪语。

    问心又回到了熟悉的背上,她闻到熟悉的味道,一阵心安,又一阵委屈,她也有和雷英雄相同的疑惑,她有太多话想问,她睁开醉眼:“小张哥,你到底要不要娶我?”

    旁边的雷英雄也着急了,他眼神像刀子一样。

    张洄淮无奈:“我从来都没有求娶小姐的心意。”

    他此时若是说有,雷英雄指不定猪头猪脑犯大聪明,去雷家父母面前说亲,届时天下大乱。另外,他也是实话实说。

    雷英雄大失所望,他张着嘴巴眉头紧锁,完蛋了。洄淮不仅恨他,还连妹妹一起恨上了。

    张洄淮背上的问心沉默了片刻,便大叫起来:“不可能!”

    “你不可能不想娶我!你对我情有独钟!每次回岛上,只有我一个人会收到你带来的一大包零食!”

    张洄淮不预备和酒醉之人讲道理,小姐只是和小时候吃不到糖就撒泼打滚一样,因为张洄淮一直不同意,她才这么执着。张洄淮根本没把自己太当回事。他看了眼旁边的雷英雄。

    雷英雄一听这话觉得不对劲了,问心的零食清单不是她自己列的吗,给洄淮列完了,她又抄了一份给他,每次两个人都带两大包的零食给她。合着张洄淮给她带就是有情郎,他给妹妹带就啥也不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