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天下武林,各派各据一方,中原有武林盟第一强派丹枫山庄,镇守武林各派宝典名兵,往北走有天都剑峰终年寒雪,往南则是桃源深处有利剑,西部亦有大小不一的门派兴兴向荣,至于东部飞刀如鸢,再往东部,就要出海了。”

    一白胡子老道掐着胡子朗声介绍道,人老了,嗓子不老,说话抑扬顿挫,跟着他来岛上观光的游人无不倾耳聆听,老道终于介绍到了游人们所在的地点——九雷岛。

    “从唐鸢滨出海到九雷岛,此岛四面环海,航船无数,岛上梨花遍植,一到春日,三月飞雪,引为奇观啊——”

    风一吹,梨花吹了问心满头,问心留住一朵装饰头发,其他全又任由它们如白sE幼鸟飞走了。

    问心不用他再说,她就知道下一句是:“岛上武功以拳法掌法着称,因而格外注重心法修习。当代九雷岛岛主雷坚白,若动用心法,则皮肤刀枪不入!”

    问心又跟着念:“其子雷英雄却不类其父尔,去年青衿试众武林豪侠都拿出自己的得意弟子,二十五岁以下都去参加,英雄却未能成为当世英雄,于青衿试里籍籍无名,甚为可惜!”

    问心坐在梨树枝头,晃着脚,她在这念,有一游人终于看到了问心,也悄声听问心说:“不过!九雷岛厉害的少年却bb皆是,去年的青衿试拔得头筹者也是雷坚白的儿子!张洄淮也。”

    问心说到张洄淮的名字时,嘴角往上翘,游人便问这粉雕玉琢的小姑娘:“小娘子,你也是这岛上弟子吗?是否与张少侠很熟悉?”

    老道的声音断断续续传来:“张洄淮并不是雷坚白的亲儿子,而是义子,也是儿徒。他的掌法去年武林盟众人无缘得见,不过剑法却万中无一,出剑势如青羽鹰隼,张洄淮亦称青鸟。”

    “小张少侠年双十,X格正直,脾气极好,众宾客若有妙龄nV儿,也可想想小张少侠呀!”

    问心刚想和这游客说两句,听到老道今天改词了,还改得这么不中听,C起手里的狼牙bAng就往老道的方向扔:“白老头!换个词!”

    白老道稳稳接住狼牙bAng:“是是是,大小姐。马上换词。”

    问心这才笑YY对游人:“虽然介绍词里没有我,我一不像爹爹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武功大家,二没小张哥年少有为,不过在下雷问心,是雷坚白的独nV,雷英雄的妹妹,张洄淮的亲……师妹,你要问我,也是一样的。”

    问心从花树上一跃而下,满树白英纷纷如雨,游人呆住了:“在下听闻雷英雄有三百多斤,可姑娘你身量纤纤……”这游人也是年轻男子,他对问心十分客气。

    问心不喜欢别人议论哥哥T重:“我大哥那是有消渴症!他要是嘴里没糖,浑身难受。不知道生病很痛苦的吗?不许你们说我哥哥胖!!!”

    游人忙不迭道歉:“得罪得罪,再也不说了。”他一直作揖鞠躬,问心一边倒退一边笑:“想起来了,我娘叫我不许和陌生人说话,我先走了!”

    该游人一直对问心念念不忘,等其他人自行散去,又去问白老道问心的事。白老道便解释道,这位问心小姐,江湖上确无其名,就是听说过的,也都以为她和她哥哥一样痴肥,对她毫无兴趣。

    问心之母平紫微来自西原,擅长打铁冶炼兵器,江湖上亦有其名,有一些兵器谱里还有专门一栏专售紫微剑。平紫微力大无穷,雷坚白也是英猛无b,结婚一年后,雷英雄就出生了。往后九年,都两个人都没有孩子。不过十七年前,平紫微再怀一胎,孕中百般不适,六个多月,孩子就从母T里出来了。就连平紫微都以为是流产的时候,孩子却能动能哭,赶紧抱着养活,Si马当成活马医,渐渐地就医活了,取名问心。

    雷坚白文化不高,给儿子取名大俗即大雅,给nV儿取名绞尽脑汁,问心的名字已经是他和平紫微两口子文化的极限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