宋祈年一整天都很迷茫,他从车里被众人拉出来,大家一脸担忧,看到他手臂和脸颊只有擦伤,大家松了一口气,接着好多大人在搬动车子喊道:“车里还有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是的,那里还有他爸爸,他和爸爸妈妈在车上。

    过了十分钟警车和救护车都来了,突然眼前一片黑暗,他被大人护住了眼睛,,一GU血腥气扑面而来,呛得慌,那GU气味后来伴随了他很多年,接着就听到哭泣的妈妈和尖叫声,再到最后他也没了知觉。

    当他再次睁开眼睛清醒以后,他站在医院的走廊,旁边还有不认识的叔叔。

    “晚晚节哀。”那个叔叔一脸担忧的看着他们两个。

    而他的爸爸从那天起就再也没有出现过。

    向晚晚漂亮的眼睛红肿不堪,衣服还带着血迹,手上和脸颊耳边都是鲜血,那个叔叔从自己兜里掏出g净的手帕,细心的擦拭,妈妈说:“他就像个疯子,我根本就没办法跟他G0u通和交流,我的命怎么这么苦,哪想到最后出了这样的事。”

    其实他一直记不起来车上到底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叔叔说:“警察会处理后续问题,需要我帮助就跟我说,我和你一起承担。”

    向晚晚拉着他的手说道:“谢谢,后续的事情我自己能处理好,只是年年还小,他这段时间跟着我,我怕照顾不到。”面露难sE,带着祈求,“你能帮我吗?照顾一段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晚晚这是什么话,年年就交给我吧!放心。”叔叔满口答应。

    向晚晚蹲下身子,帮宋祈年整理了一下衣服说道:“年年,先跟着叔叔住一段时间,以后妈妈来接你,好不好。”

    宋祈年听话的点头。

    向晚晚擦g眼泪,认真地说:“叔叔家有个姐姐,长得很漂亮,她是你的姐姐,到了叔叔家就听姐姐的话。”

    6岁的宋祈年再次点头,他记住了妈妈说的:听姐姐的话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周书宁一大早就看到爸爸收拾东西,罕见的穿上了g净整齐的衣服,随口说道:“爸,你要去相亲吗?”

    “胡说八道什么?”周俊山恨不得拿自己的鞋底子打这个闺nV,在玄关穿好鞋说道:“今天我有事出去一下,午饭自己解决,零花钱给你放餐厅的桌子上了,不许乱花钱。”

    听说爸爸要出门,周书宁瞬间像猴子附身开心的不知道该怎么好,又不能表现出来,赶紧平静情绪:“我知道了,爸爸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