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学校,一进教室,何西棠就跑到她身边问道:“听说你有弟弟了。”

    周书宁放下书包,感慨道:“果然好事不出门,坏事传千里,小城市传个消息可真快,准确的来说是我同母异父的弟弟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当了那么久的独生nV,此刻是什么感受?”何西棠八卦的问。

    周书宁认真的思考了一下:“不怎么好,不习惯。”

    何西棠说:“以后就习惯了,毕竟那是你弟弟呢。”

    想到早晨的一幕,周书宁咬牙切齿:“我才不认,那是我妈的孩子。”

    早熟的何西棠叹了一口气,因为他们之间没有任何秘密,所以说话也没有顾忌:“你爸爸人真的很好,Ai屋及乌。”

    周围同学陆陆续续走进教室,周书宁拿出自己本子放在桌子上问道:“昨天老师要背诵《红军长征》,你背过了没?”

    何西棠这才想起昨晚追剧早就忘记了这一回事,赶紧回到自己座位上。

    课间周书宁去厕所撞见周俊山来学校,直接进了校长办公室,不用看也能猜到,定是为了宋祈年入学,来办理手续。果然不出她所料,下午周俊山要求她带着宋祈年去上学。

    上学路上何西棠看了宋祈年好几次,不断赞叹:“哇,你弟弟好帅,又白又nEnG,忍不住想要捏一下。”说着手就捏了上去,果然软软滑滑。

    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何西棠轻声细语问。

    宋祈年背着小书包,抬头看着刚才捏自己脸的nV生,虽然不太舒服,但是并没有表现出来:“我叫宋祈年。”

    “宋祈年”

    其实这也是周书宁第一次听见他的名字,在家就听周俊山喊年年了。

    上午周俊山已经给学校说好了,根据他的年龄分到了二年级1班,所以到了学校周书宁直接带着他去了二年级,老师在教室门口等着,见他们过来就说给安排好了位置,指着教室靠窗的第二排说:“在那里。”

    周书宁看他坐好,安顿好,知道自己的任务完成,放心走回到自己教室

    作为学困生,不出意外周书宁第一节数学课听的困极了,下课铃声一响就趴在了自己的桌子上,再睁开眼睛的时候,教室门口围了好多人,何西棠让她赶紧清醒一下:“你弟弟在班级门口呢?”

    突然听到弟弟,周书宁没有反应过来,后来才想起来是宋祈年:“他怎么了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