客厅摆着一张崭新的床,而她房间旁边的小卧室传来叮叮咚咚的声音,周书宁循声望去,只见周俊山刚安装好书桌,清扫垃圾。

    周书宁不满道:“你打算养他一辈子啊,还Ga0来一张床,我的都还是二手旧的呢?你这么喜欢他,让他陪着你睡不得了,两人一个被窝。”

    周俊山出来擦了擦手道:“帮我把床抬进去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,你让他抬。”周书宁指着在一旁站着的宋祈年,他不能吃白饭,也得g活。

    周俊山说:“他还小,再说了那是你弟弟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也不大,我还是一个nV孩子呢,天天被你当男娃使。”虽然周书宁嘴上说着不管,但是手脚早就过去了。

    宋祈年也走过去抬起自己的小手想要帮忙。

    周俊山看到说:“年年,你在旁边等着,不要伤到你了。”

    周书宁看不惯只当没听到,将床搬进卧室,拍了拍手说:“爸还有事不,没事我就休息了,还要写作业呢。”说完白了一眼宋祈年自己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离开前就听道周俊山说:“对你弟弟好点。”

    周俊山继续打扫卫生,也把自己新买的床上用品铺好,一切整理好后对宋祈年说:“年年把这当成你自己的家,有事找叔叔和姐姐。”

    宋祈年说出自己的困惑:“妈妈怎么不过来?”

    “你妈妈还有事要处理,过几天就过来了,先在这住着。”周俊山安慰道。

    “姐姐生气了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,她就是这样,你姐姐很喜欢你的。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周书宁开着台灯,带着耳机,放着当下最流行的音乐,在写字台旁边写作业,窗户没关着,一阵风吹来,顿时冷了不少。其实周书宁很讨厌下雨,向晚晚走的那天也是这样的季节,下着雨,淅淅沥沥不停歇,似乎永远也下不完,令人生厌,她已经无法专注写作业了,便起身关了窗户,转身回到自己的床上,躺下,不知这雨什么时候能够停下来。

    到了半夜1点,雨势渐大,甚至伴随着隆隆的雷声,他们小区守着马路,窗外的行人已经回家,只剩下匆匆而过车辆,周俊山和周书宁已经入睡,而宋祈年却盯着天花板怎么也无法入睡,陌生的环境,陌生的味道,耳边的雷声不停,就像嘶吼的野兽,害怕恐惧瞬间袭上心头,他起身下床,拿着从家里带过来的玩具走到客厅,四周漆黑一片,而旁边的卧室门有些微光,他不受控制的走进去。

    室内暖暖香香,微h的小夜灯在床头,周书宁穿着睡衣安静的躺在床上,胳膊露在被子外面,呼x1均匀,宋祈年在这一刻觉得恐惧消失,他没有想太多,轻轻将被子掀开睡了进去,把玩具放在了床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