红辉小说馆>仙侠>【女攻】听说她行为不检 > 毛笔戏X温润兄长,熟软结肠
    天子脚下的长安汇集着天下的豪族贵胄,贩夫走卒唯恐冲撞权贵,平日里决不敢声喧哗,可今日长安主街上却放肆地起了喧天锣鼓,原因无他,当今圣上亲笔提下的新科状元,正出在当朝宰相家。

    登门道贺的人几乎要踏破了沈府的门槛,厅堂上觥筹交错好不热闹,但众人却未寻见状元郎的身影,只见那长袖善舞的沈相在宾客中左右逢源。

    “棠棠~嗯~别弄我了~”躺在金丝软床上的男人低哑地轻喘,温润端庄的一张玉面上红潮毕现。

    不是别人,正是不见踪影的头榜状元。

    他此刻双手被软绸缚在床柱上,一身喜气的红色衣衫衣襟散乱,露出大片雪白胸膛和如玉的香肩,胸前如雪中红梅般微微翘起的一点,跨坐在他身上的明艳少女笼在指间细细狎玩。

    “哦?”沈妙棠指下用力,恶趣味地将那柔软乳粒压得微微凹陷,面上却做出一副委屈的模样,“哥哥可是不喜欢?”

    明明知道她是装的,沈知墨的心却仍是不可抑制地柔软下去:“怎么会不喜欢呢……”

    若是不喜欢,便不会抛下满堂宾客来了你这;若是不喜欢,便不会甘心被你缚了双手戏弄亵玩;若是不喜欢,便不会罔顾人伦承欢在你身下……

    沈知墨的柔亮眸光略显痴迷地看着沈妙棠堪称妖冶的倾城面孔:你不知我有多喜欢。

    “是吗?”沈妙棠若有若无的笑了,素手滑进沈知墨的衣襟,掌住他另一侧胸乳,又俯下身,用娇俏的鼻头磨蹭着滑腻乳肉。

    “哥哥的奶子越发的大了,”沈妙棠埋首在沈知墨胸膛嗅着他身上的清香,“若是让京城那些贵女知道,光风霁月的沈公子竟有这样一对堪比妇人的椒乳,不知会不会恼恨自己芳心错付?”

    说到这,她微张檀口,洁白贝齿重重地咬在那红艳的乳尖上。

    “嘶~”那娇嫩乳首忽然被这般粗暴地衔住,沈知墨忍不住皱着眉头发出一声短促的嘶声,不过以他的聪明很快便明白了自家宝贝妹妹的言外之意,他眸光温柔地凝望着沈妙棠:“任他桃夭李艳风情万种,不及我眼中,一朵海棠红。”

    “哥哥这张嘴惯会说些讨人喜欢的话,”沈妙棠抚着他的脸颊轻轻笑起来,“可我今日在街上便定了主意,一定要罚。”

    沈知墨一看便知,她不过是想借着由头使些歪心思,可就算看破她这小小把戏又如何,只要她想,自己是连心都愿意掏给她的。

    到底只能温声说上一句:“明日要去面圣,别太过火”便是罢了。

    他看着沈妙棠变戏法一样拿出一根红绸遮在他眼上,随后便只能听见少女下床后窸窸窣窣的声响,视线受障的感觉令他又体味到许久未有的紧张,忍不住轻轻唤了一句:“棠棠?”

    “哥哥就这般等不及?”沈妙棠执着狼毫在手上拿着的青瓷小罐里沾了一笔,那狼毫上顿时便染上了油亮亮的湿意,她一抬腕,笔尖便点在了沈知墨的乳尖:“猜猜这是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往日里没少被沈妙棠用那些坊间的小玩意玩弄过,可大抵都没有这样湿润柔软的,沈知墨蒙着眼睛,一时间当真说不准这是什么东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