红辉小说馆>仙侠>【女攻】听说她行为不检 > 太子殿下好大,不仅大下面还有花(强迫梗yyds)上
    乌云一般的墨发尽数梳起,雍容华贵的九凤衔珠冠端庄地带在头上,垂下来的珠帘微微遮住了那双妩媚双眼,却挡不住她姿容无双美得张狂。那一身织金云锦制成的如火嫁衣在她身上也终成俗物,她该裁一段晚霞来做衣裳。

    可夙尽怀的眸光很凉:“沈相之女,便是如此规矩。”

    他早知沈妙棠声名狼藉性行无状,却未曾想竟是如此放肆荒唐,不仅自己掀了盖头,甚至还用软筋散放倒了当朝太子!

    想到这,夙尽怀双唇微抿,语气中的冰冷几乎要凝成实质:“给本宫滚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殿下这便恼了?”沈妙棠指尖微动,饶有兴致地在夙尽怀的脸庞上摩挲。她以前从未见过这位太子,并不知道传闻中的冷面东宫竟是俊美如斯。

    他的漂亮不是沈知墨那般温和顺从,也不是宁如卿那般靡艳妖冶,而是不带一丝女气的修明精致,冷厉的双眸仿若两块上好的黑曜石。沈妙棠忽的伏低了身子贴近了身下人的面孔:“我的好夫君,你要恼的事,还在后头呢。”

    她唇齿间有莫名的馨香,此刻尽数呵在夙尽怀的下颌与唇上,从未与女子有过如此亲密接触的太子殿下几乎立时绷紧了身子,“你要作何?”

    回应他的,是衣衫被撕破的“刺啦”一声响,夙尽怀怔了片刻,一声怒斥已在思绪回笼前下意识地溢出来:“放肆!”

    他生来尊贵无匹,自有一番久居高位的威严气度,若是其他人在此,必然诚惶诚恐不敢造次,可沈妙棠却瞥见了太子殿下红透了的耳根,与雪白的颈子形成了鲜明的对比,像是抹了胭脂。

    “臣妾不过是想让殿下快乐而已,算不得放肆的事。”她低笑着握住了夙尽怀的一侧胸乳,手感竟是出乎意料的过分弹滑,她不由得微低了头看向夙尽怀的胸乳:“殿下的奶子好大。”

    “沈妙棠!”太子殿下显然怒极,一双冷淡黑眸中此刻满是火光,可那明丽的女子却勾着唇角,俨然一副置若罔闻的模样,反而极其熟稔的揉弄着男人胸前饱满到夸张的乳肉,指甲尖儿在那樱粉色的小巧奶头上虚虚地点着。

    “殿下,喜欢臣妾这样弄你么?”沈妙棠拨弄着他挺立起来的乳首,柔软唇舌游移在夙尽怀的耳边和颈侧。

    未经人事的身体根本经受不住这样极具技巧的撩拨,夙尽怀只觉两人肌肤相贴的地方仿若起火,但这样情欲还不足以让他失去理智,盛怒之后反倒愈发的冷静沉着。

    “沈妙棠,”他的气息似乎有些不稳,但声音里并未丢了往日半分骄傲,“纵使尔父贵为丞相依然是为人臣子,你当真要开罪皇家吗?”

    “服侍殿下本就是臣妾之责,不知何来这开罪一说。”沈妙棠嘴上仍旧一口一个臣妾说的恭谨,笑意却分明淡了三分,手下的动作也不似刚才温柔。

    她捏着夙尽怀胸前娇嫩的两点肆意拉扯,将两团奶肉更是揉得一片红肿满是指痕。金尊玉贵的太子殿下哪里遭到过这种对待,痛得连浑身皮肉都绷紧了,却咬着牙关,不肯让沈妙棠瞧见了自己半分脆弱。

    可他这幅隐忍模样落在沈妙棠眼里又是另一番风情,她忍不住伸手捏了夙尽怀的下巴:“殿下,你被迫低头的样子,当真是美极了。”

    沈妙棠的柔软双唇落了下去,灵巧的舌头在他的两片薄唇缝隙中舔舐。

    一直态度冷硬的东宫难以置信地睁大了眸子,却只能看见沈妙棠长睫颤动的撩人凤目,教人一见成痴。